最新消息:只收集精彩的内容,全人工推荐!

重庆电影院我们需要当代鲁迅方方吗?恕我直言,真鲁迅来到今日也无用武之地

在线影视 搜索蛇电影_电影技术_格瓦拉电影网寻梦环游记--观看了电影资讯网 7 浏览
听我重庆电影院的一个律师朋友说,有一个叫方方的作家很火,火爆网络。她重庆电影院为什么能火呢?是不是因为她的文学作品造诣很高、思想深刻?还是她的作品很受人喜欢,读起来过瘾,读后获益非浅,受到启迪?又抑或她的作品给读者鼓舞的力量,激励读者积极向上?谁知道呢,反正她火了。有人说,方方是当代鲁迅。因为她敢于说真话,敢于揭露真相。特别是她的方方日记,其笔尖直抵疫情笼罩下的武汉人们经历的苦难还有悲伤,敢写别人不敢写的。本人没怎么看过方方的作品,所以方方是不是当代鲁迅,本人不敢妄言,但我想说,即便真鲁迅来到今日今日之中国,恐怕只得感叹生不逢时,虽有一杆犀利又有穿透力的笔杆,却无用武之地。因为今非往昔,新时代民众素质极大提高,思想独立、开化;时代主旋律不同,作家地位下降,我们更需要科技人才,新时代在呼唤科学家。一、新时代民众素质提高,思想独立开放鲁迅所在的那个时代,绝大多数的民众都是文盲。新中国成立之初,民众的文盲率尚且高达80%,更别说鲁迅那个年代了。字都不认识,谈何读文学,谈何思想?而如今,94.2%的民众都已经脱盲,年轻的一代,更是普遍受过高等教育。显然,旧时代民众的素质和新时代民众素质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作家重庆电影院这个职业自带荣耀光环。然而,时代终究是发展、变化的。如今本科毕业生、硕士研究生泛滥,写作这种事重庆电影院早已经不是极少数人的专利;文学创作被个别人垄断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作家成为了一个很普通,门槛较低的职业。有的作家属于体制内的,圈养起来的;有的则是散养,自谋生路。这其实也没区别,要说有区别,那就是体制内的作家沾了国家的光。所以说,新时代的作家,千万不要觉得:我是作家,文学造诣有多高,领过多少奖;我比别人有思想,掌握真理,我能启迪民众……这都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更不要陶醉在自己编织的“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梦里,认为民众蠢、幼稚、没有独立思想,这样抬高自己贬低别人的作家,往往是贻笑大方,徒增笑耳罢了。话说,如果鲁迅先生来到今时今日,如果仅靠笔杆子,大抵能混个温饱吧。不过他是学医出身的,这可是国家紧缺人才。如果往医学方面发展、深造,以鲁迅先生的为人、学识和能力,肯定能为我国医学发展作出贡献。二、时代主旋律不同,作家地位下降,新时代呼唤科学家鲁迅先生生活的那个年代,正是社会腐败黑暗,民众内外受压迫的时代,民众敢怒不敢言,又麻木不仁。唤醒民众,打击旧势力,救亡图存,是旧时代的主题。这正是鲁迅的任务,也是他存在的意义。于是鲁迅一生都是在战斗,他的一生只为反帝反封建,只为抨击世间丑恶,只为用他振聋发聩的声音唤醒麻木的世人。旧时代呼唤了鲁迅,旧时代也成就了鲁迅。而今时今日之中国,发展经济,提高科技进步才是时代主旋律,才是正经事。新时代在呼唤科学家,各行各业的专家、工程师等等。新时代需要更多的钱学森、邓稼先、钟南山、袁隆平……而某些作家,我想说,可以收起你那一套忧国忧民、悲天悯人的假情怀了。三、方方说真话,我也要说真话有人跟我说,方方在日记里说了些真话!这日记里全部是真话,还是半真半假又或者九句真话再夹一句假话呢?小钟叔叔没怎么读过她的日记,不敢乱说话。但看过方方的真容,在这里也想说一句真话,“方方那老太婆,那副长相真让人恶……”我可没有攻击人,我只是想说句真话。我的律师朋友还跟我说了好多有关方方的内幕,我想说更多真话的,但是我担心方方心理承受不了。最主要的是,我觉得说这些真话不太合适。为什么呢?因为和谐社会,我们要传播积极、向上、有意义的内容,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这点我谨记于心,不敢忘。而且,中国作家协会第八条任务明确指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引导广大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努力反映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反映人民群众建设新生活的伟大实践,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价值、凝聚中国力量。看明白没?我们的作家要弘扬真善美,我们要传播正能量,凝聚各方人士,共同推动精神文明建设。这是作家的任务。方方应该不是我们的敌人,应该属于我们凝聚、团结的对象。所以啊,讨论人家长相算怎么回事,有些话虽然是真话,却由于没有积极向上的意义,还是不要说为妙。当然,如果把她当作汉奸、敌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四、方方说改革,我说一定要改革,首要改革对象是文坛方方引用某人的话,认为社会需要改革,不然疫情中付出的代价要白费。我也认为是需要改革的,首先要改革的对象就是文坛。一定要对作家制定严格的准入制度还有“强制性退出”制度。特别的,要将那些吃着国家粮又骂娘的作家强制清除出队伍。毕竟,国家的粮养着作家,是让他来弘扬中国精神的,传播中国价值的,不是让他来唱反调的。其实,我们的社会是允许不同声音的,可以赞美、歌颂,更需要批评。需要指出的是,“批评”和“指责”这两者是有质的区别的。某些作家可能觉得自己读了几年书,出了几本书,以为可以玩弄文字,混淆概念,蒙蔽读者。却不知,民众的素质已经大幅提高,甚至远超一些所谓的作家。批评和指责有什么质的区别呢?批评是正向的,积极的,带有建设性的,批评的对象是自己人,批评是为了对方好;而指责是负面的、消极的,指责或者攻击纯粹为了羞辱、伤害和打击对方,指责的对象往往是敌视的,是敌人。判断一个作家是自己人还是别人的喉舌,看他的作品,答案就很清楚了。结语:为什么我说鲁迅先生来到今时今日无用武之地?鲁迅先生是个斗士。封建主义、帝国主义的是他的敌人,他一生就为反帝反封建,他不是要批评你,他是要打倒你。一个斗士,来到如今之和平盛世,你让他斗谁呢?唯有封刀入鞘,隐退山林才是最好的选择。作品“小钟叔叔”原创,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来源。作者简介:程序员,敲过代码,开发过程序;喜欢码字,发表过散文和故事。从事文字编辑工作九年。关注社会,传达正能量。欢迎关注。